Viva

专搞欧美圈的号。

【杯拔】风暴

杂食就偶尔逆一下惯常吃的cp

不会起名,文题不太相关,其实就是想看掌控方在下这样子

是杯拔!杯拔!p/w/p注意!

ao3走这↓

试试看

【福华】小孩子都喜欢烟花

*迟来脑洞贺文。前两天都在看土味电视节目,写的和屎一样。短打甜饼,老夫老夫带娃向。

*被迫陪小孩去放烟花站在路边脑出来的

01

“Sherlock,我买了一些烟花。”

“烟花?”侦探从工作中抬起头,“愚蠢的东西。用各种金属粉末在高热中燃烧产生焰火,短暂的闪光、响声,只是为了毫无用处的视觉满足,噪声和刺眼的光会影响思考,而且燃烧后的烟尘会污染环境。”

“别这么扫兴Sherlock,”John皱起眉,“今天可是中国的春节,街角那家中餐馆还有折扣呢。”

“那跟烟花有什么关系?”Sherlock截断话题。

“用来庆祝节日啊。”

“节日。”Sherlock冷笑一声,“庆祝节日只是人们寄托和宣泄情感的手段之一,他们为此费心编出各种各样的习俗。无聊。”

John对此没有做出评论,不动声色地拉回了话题:“Rosie会喜欢看烟花。”

“她不会。”

“小孩子都喜欢烟花。”

“我拒绝让Rosie接触这种蠢东西。”

John叹气。他抑制住自己打人的冲动,把装烟花的袋子扔在桌上,决定从现在起忽略Sherlock说的任何单词。

“Rosie你想看烟花吗?”Hudson太太带着小姑娘从楼梯上来,弯腰问。

“烟花!”Rosie已经长到比桌子腿高了,也知道烟花焰火是什么样子,颇感兴趣地扒着桌边想要翻看,被John拦住抱了起来。

“看到了?Rosie想放,拒绝无效。”

Sherlock翻了个白眼,对这些沉沦在愚蠢烟花中的人类无法置评。

02

当然于英国人而言,春节说不上是什么真正的节日,多数人并不会因此停下休息,幸运的是这几天的案子都不麻烦,拉侦探出门过一个“无聊”的夜晚并不会影响什么。

Sherlock站在广场花坛的边石上,风衣领子遮住了小半张脸,两手插袋,谁也不爱,在寒风里站出了一种遗世独立的萧索。

Rosie就站在他旁边,小脸红扑扑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亮光,紧盯着John点燃烟花,随时预备拍手欢呼。

被迫营业的Sherlock脸上身上每一个部件都写满了无聊,戳在那里一动不动。

John把打火机揣进衣袋,跑回来捂住Rosie的耳朵。Rosie咯咯笑着,目不转睛满怀惊喜地看着金色的火花从烟花筒里喷出。

焰火带着爆鸣声冲向夜空,Sherlock站得比电线杆子还笔直僵硬,却不由自主地抬起头仰望。

红色、绿色和金色的流光铺满天空,映进Sherlock灰绿色的眼瞳,流溢着金色的光彩,给人一种近乎温柔的错觉。

从John的角度看不到他的眼睛,但他看见Sherlock的脸被焰火照亮,睫毛蝶翼般翕动着,像是缱绻的絮语和虔诚的祈祷。

John知道Sherlock并没有什么絮语和祈祷。他估计在考虑案子,或者实验,或者干脆什么也没想。他永远是不解风情的那一个。

或许我现在应该提出吻他,但是Rosie还在呢。

John胡思乱想的时间里他们的焰火已近尾声,但天空中仍然有其他的烟花炸开,不肯给夜空一点安静下来的机会。

John又从袋子里摸出一个新的,端端正正摆在地面上,点燃了引线。

03

“John,Sherlock。”Hudson太太的声音骤然从身后响起,把John吓了一跳。她念Sherlock的名字时音节拉得很长,总有点无奈的意味在里面。

Sherlock跟没听见一样。

Hudson太太估计也没指望从他那得到回应,只是拍拍Rosie的头顶:“John,已经十点多了,Rosie可不能睡太晚。”

“啊,是的。”John看了一眼手表,才意识到很晚了。广场上人流仍然不息,但几岁大的小女孩一定应该上床睡觉了。

他看了看仍然亢奋却无法抗拒地有了睡意的小姑娘,又看了看还剩半袋子的烟花,尴尬地笑了笑:“不然你先带她回去吧。”

“你们可以明天再来。”Hudson太太揽住Rosie。

Sherlock这时候倒有了反应,他转过头微微欠身,挑高了眉毛,一字一顿道:“NO WAY。”

Hudson太太毫不意外地努努嘴:“那你现在跟我一起回去?”

Sherlock像是要说点什么,却又立刻吞了回去。

原地思考了好一会,他才说:“……不了,吹吹夜风有助于头脑清醒。”

“你今天下午还说噪声和焰火影响思考。”John哪壶不开提哪壶,指着色彩绚丽的夜空如是说,让人不禁怀疑不解风情会传染。

Sherlock不置可否。

“好吧,随你。”Hudson太太打圆场,抱起Rosie匆匆离开了。

04

Sherlock意味不明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闷笑。

John实在很好看穿。

只要他愿意多投注一些精力,很容易可以读出John那双蓝眼睛里表达的情绪。他可以轻易扮演一个好恋人,就像他给予Janine的那样。

但那不是Sherlock。

那只是他根据人类行为模式求得的最优解。

他能扮演毫无意义的温柔耐心,是因为有人包容了他所有的冷漠和尖锐。他心里那个顽劣孤独的孩子注定不能成为普遍意义上的“好人”,但仍然会有人爱着他。

为此他愿意用所剩不多的真心去交换。

“把剩下的一起点了吧。”Sherlock指指烟花。

“这会引起火灾的……”John这样说,自己却也笑了,很感兴趣地把它们一一拿出来摆成造型。

“那个喷泉式的放在最中间。”Sherlock远远地指挥,“不要只看形状,John,让它们一次性点燃,否则你还得再来一次。”

盛大的烟火呼啸着冲向云霄,Sherlock假装抬头去看,状似无意地勾住了John的手指。

现在Rosie不在了。John想。

他们在灿烂的夜空之下,交换了一个浅吻。

05

“别再买这种愚蠢的玩意了。”Sherlock说,几乎算得上翻脸不认人。

John摸摸鼻子:“我觉得你挺喜欢的。”

小孩子都喜欢烟花嘛。

【CA】【香草砂糖饼干】未完成的星

Summary:作为一个恶魔,Crowley不知道星星成精和星星认他当爹哪个更诡异些,总之他希望这一切都不是认真的。 

01

Crowley梦见了一颗星星。孤零零的一颗星星,挂在漆黑的夜空中,不大,也不很亮,只是远远地闪烁着。

这很不寻常。

首先,恶魔不做梦,至少大多数恶魔不做。睡眠于Crowley而言是一种爱好,为了乐趣他偶尔会故意让自己做梦。作为唯一具有想象力这一特质的恶魔,他大可以尽情发挥其作用,构筑、编织和修改梦境,就像撒旦之子对现实做的那样。

但那颗星星,无论他怎么想要去接近或远离它,全都无济于事。他也试过干脆不睡,可不睡又没什么别的事可做。固定的睡眠已经成为了习惯,常常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睡着了,就在一片黑暗里那颗星星逐渐点亮,孱弱得像风中摇曳的火烛。每个晚上Crowley都看见那颗星星,它在他眼里闪烁着,要提醒他——你遗忘了什么。

我遗忘了什么?

Crowley忘掉过许多东西,就和每一个从云端跌入硫磺池、被烈火染黑羽翼的天使一样。

他们说地狱永不遗忘,地狱永不宽恕。

但铺满星河与云朵的伊甸园早已被地狱的业火焚烧殆尽,恶魔将它们抛在脑后,只余下绝望的灰烬掩埋昔日的光影。

那就是他们遗忘的东西。 

02

连续的奇怪梦境多少影响了Crowley的心情,而他的天使恰好总是能很敏锐地察觉这一点。虽然,Aziraphale从没能猜中这种变化的原因。

“亲爱的,你很心不在焉。”Aziraphale指出,在Crowley用蛇形漂移躲避开街道上穿行的行人时,“好好看路!”

Crowley下意识地想抬头看看天空,然后才意识到他还在车里。星星总是在那的,即使在白日里Crowley也能看见它们。他曾几次试图找出梦里的那颗星,却都以失败告终。

“不,没有。”Crowley回答,“该死,你说的那家中餐馆到底在哪?”

Aziraphale暂时被转移了注意力:“哦,就这附近。大概还要往前一点。”

Crowley于是又猛地踩下了油门,宾利车发出不堪重负的尖叫声,贴着地面滑行出去,惹来天使嗔怪的眼神。

应该是临近春节的缘故,那家中餐馆内外挂满了红色的饰物,显得格外喜庆。在“奇迹般地”空出的那张双人桌对面摆着一台小电视机,正在用很小的音量播放新闻。

“科学家近日观测到一颗新星……正在以稳定的速度向太阳系靠近……奇怪的是,这颗新星并没有运转轨道……暂时不会对地球造成威胁……”

Crowley挑了挑眉。

星星。

总是与星星有关,他就是触不到那个谜团的中心。想想他还是天使时创造的星云,每一颗星他都应当有些印象,到底是忽略了什么?

或许他应该去看看那颗“正向太阳系接近”的星星,他有种预感,这一切一定与那颗星有关。

星星的事情虽然令恶魔在意,但他也没有那么担心。世界末日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天堂和地狱都像根本没有了这两个员工似的,大概率是打算眼不见心不烦。他是说,世界末日都那么虎头蛇尾地解决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Crowley转过头去看天使。Aziraphale正在小心的使用筷子夹起一粒豌豆,他的蓝眼睛闪闪发光,神色认真又悠闲。 

03

有一颗星星被红发的大天使长遗忘了。

只有那么一颗。

它在他堕天的前一晚被创造出雏形,并且,还没有来得及加上轨道。它是一颗在宇宙里漂流的孤星,不完整,而且无所依附。

那是一颗作为范例的星星,是展示给身边的小天使看的。星球的表面是乳白色,跟小天使蓬松柔软的头发颜色一样。他没有来得及修饰它,因为那孩子说太晚了,我们明天再来吧。

然而没有明天,也没有后天,以后的每一天天堂宽广的白色空间里,再也没有出现过红发大天使长的身影。

就像他作为天使的身份被彻遗忘一样,那颗尚未完成的星星连同小天使也彻底在Crowley的脑海里被抹去了。

就是那颗星星,你敢相信吗?天使和恶魔的记忆都被篡改过,唯一记得一切的是星星。

星星不会说话,也不会动,它只是记得。但,为了什么不可言喻的原因,这颗星星在漂流了六千多年以后,正一路向它的创造者靠近。

而它的创造者正在公园长椅上喂鸭子。

准确说来,是看Aziraphale喂鸭子。Crowley才懒得傻乎乎地动手给这些愚蠢的鸟类丢面包屑。

那颗流星就是在这时坠落的。

“那是什么?流星吗?”Crowley抬起头望着遥远的天际线,一颗火球逐渐在他视野里放大,朝着这个方向直直地俯冲而来。

“我想是的,”Aziraphale拍了拍掌心的面包残渣,“它往这里来了,不会砸伤人吧?”

“不会。”Crowley说,“不会砸到任何人。”

那颗流星的确没有砸伤人,它落在了湖边,只惊起了一群鸭子。

它大约有一米左右,裹着一身嫌长的白袍,有乳白色的头发,跟Aziraphale一般无二。眼睛也是乳白色,乍一看跟瞎了似的。这点可比不上天使,他的眼眸是富于变幻的蓝,比天空更高远,比湖水更澄澈,又带着灵动和通透……

等等,这他妈哪是流星啊?!

如果Crowley记得清曾经的事情,他就会发现,这孩子长得跟当年的小天使几乎一模一样。除了眼睛,他本打算给那颗星星添上蓝宝石矿的。

当然,蓝宝石矿并不能完全还原天使的眼睛。他的瞳色并不总是纯然的蓝,有时候带点浅绿,又或是棕灰……但总的来说让Crowley想起蓝宝石,里面有熠熠的星光。

Crowley喜欢星光。

但不是非常喜欢星星的光临。

流星——姑且称作流星吧,迈着小短腿几步跑到近前,对着Crowley喊道:“父亲!”

Crowley一个激灵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差点没被吓回原形。看在随便什么玩意的份上,谁来给他解释一下?

“啊,这是!”Aziraphale手忙脚乱地站起来,“我不知道你还有孩……”

“见鬼,他长得像我吗?”Crowley愤慨地摊开手掌,“说他是你生的还差不多。”

天使气鼓鼓地涨红了脸:“你怎么能这么说!这是污蔑!”

“怎么看都是他污蔑我!”Crowley指着一脸无辜的流星,“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啊!”

“那么,这也许是神赐予你的。”Aziraphale话锋一转,小心翼翼地靠近流星变成的孩子,“也许是神创造了这个孩子,当初祂就是这样赋予你我生命的。这是一个新的小天使吗?”

“不……”Crowley呻吟着。

“是父亲创造了我。”孩子说。

Aziraphale:“……”

“Crowley,你说实话,”天使的语调还是那么柔和,像在哄劝犯错的孩子主动承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不可能有什么孩子!”Crowley崩溃,“可能是我睡觉做梦梦见的星星成精从我脑壳里蹦出来了吧!”

“梦见?”Aziraphale总是很擅长抓住重点,“我们是不做梦的,Crowley。如果你一定要梦到什么,恐怕那也是上帝的旨意。上帝是……”

“不可言喻的?”

“是不可言喻的。”

“得了吧天使,祂早就放弃我了。”Crowley一撇嘴,转向那孩子,“我不是你爸!”

孩子似乎瑟缩了一下,Crowley觉得多半是装的。但Aziraphale连忙拉住他:“你别吓到他了。”

Crowley又撇撇嘴。他其实是虚张声势,毕竟只要长了眼睛,都能看出这孩子与Aziraphale的相似之处,面对缩小版的天使,Crowley实在难以拿出对待盆栽的态度。

孩子对于Crowley的否认好像很费解,他认真地想了想,犹犹豫豫地开口:“……母亲?”

Fuck。

Crowley扯着Aziraphale抬腿就走,用最快的速度把天使和自己塞进车里,一个漂移把车子甩上路,径直开往天使的书店。 

04

Crowley庆幸第一时间果断摆脱了他的便宜儿子,如果他没有在书店门口把那孩子从车顶上扒下来的话。

“我知道你。”孩子似乎看得出哪一位更好说话,巴巴地拽着Aziraphale的衣角,“你们两个共同创造了我。”

天使霎时间有点绷不住脸上的表情。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似乎伸手想去摸孩子的头,却又在半路把手收了回来:“呃,听着孩子,我想这当中肯定有些误会。”

“当然,他可是颗星星!”Crowley烦躁地盯着孩子抓住Aziraphale的手,脱口而出。

再次强调过面前的孩子只是一颗星星之后,Crowley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身体僵立在原地,镜片后蛇瞳因为瞳孔紧缩而显得更加狭长。

是的,从他手中完成的星星他都记得,每一颗星星都是他自我意志的呈现,甚至他还会私自给它们取名字。

但,没有完成的呢?

他曾经和谁一起创造过一颗星星?

他信手勾勒出它的轮廓,造星的大天使长总有着无穷无尽的想象力。那颗星星是他为谁创造的,是谁有牛奶棉花糖一样又甜又软的头发和仰慕地凝望他的湛蓝眼眸?

他抛弃了那颗星星,或者说那颗星星抛弃了他。

Crowley猛然望向尚处于尴尬境地中的Aziraphale。透过墨镜的遮挡,他炽热的视线一遍遍把天使从头发梢扫到脚尖,连带他身边的孩子。

他们真像啊。

Crowley把手伸向他的天使,就像靠近他梦境中始终无法到达的孤星。他似乎知悉了那个梦境的含义,因为他正在无可阻挡地向黑暗的深渊滑行,而天使是那颗高高悬挂的星星,是他始终渴求贪恋又不敢亵渎的光明。

Aziraphale疑惑地反手握住了Crowley的手腕。天使的手指温暖又柔软,抓住他的时候却很稳,拉回了他飘荡的思绪。

Crowley用另一只手把墨镜推到头顶,白色的身影映进他熔金般的眼瞳。他扯起一边嘴角,笑意缓缓蔓延开来:“没什么,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就是一切的答案。 

05

Aziraphale与Crowley面对面坐在书店里,就像他们过去每一次那样。只不过Aziraphale的膝上多了一个孩童。

Crowley撑着下巴,整个恶魔陷在沙发里,闭目沉吟:“……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多久以前?”

要知道生命悠久如他们很少会说“很久很久以前”,几个世纪的光景对他们也不过弹指一挥而已。

“当我还是个天使的时候。”

“哦,那确实是很久以前了。”

那个很久以前的故事,Crowley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忘记了。可是把它讲给Aziraphale听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这段记忆始终历历在目,纤毫毕现。

“我是那颗星星,而你是那个小天使。”孩子从Aziraphale腿上跳下来,一脸纯良,“我只是想要被修补完整啦……”

“你知道我不能。”Crowley耸耸肩。

“是啊,但你是我爸。”小孩子咧嘴一笑,“你总得有办法。现在还不晚。”

“我不是你爸。”

六千多年,对于世界还未诞生时候的他们,也可以称得上是“很久很久以后”。

但是不晚。总是不晚,每一个举动都是刚好,这就是上帝不可言喻的计划。 

06

“这是你俩的私生子吗?”敌基督一脸冷漠地发问,地狱犬担保他绝对是在好奇和幸灾乐祸。

“小屁孩哪学的这些。”Crowley扬了扬眉梢,假装没看见Aziraphale涨红的脸色,“这是颗星星——懂吗?天上那种,天体。”

“我知道什么是星星。”Adam不满地说。

他打量着这个据说是星星成精的生物,除了眼睛颜色古怪了些,并没看出与人类小孩有什么不同。不过就是这样,即使是撒旦的儿子也和人类小孩毫无区别。

造物主偏爱人类,不管祂是否承认,或者说多么不可言喻。

“让我想想,你说你想要‘完整’?”Adam摸摸鼻子,“一颗星星怎么样才算完整?”

“它应该有轨道,”Pepper找到了关键,“这样就不会再掉到地球上来了。”

“还应该有大气层。”Wensleydale补充说。

Blain眨眨眼睛:“还要有外星人?”

“不,不用有外星人。”Crowley连忙否决了这个提议。

“完整了之后,你就会变回星星回到天空里去吗?”Adam再次确认。

星星点了点头。

“那么,你要有轨道,绕着宇宙中心运转。然后,你要有大气层。”Adam顿了一下,“你还想要什么吗?”

“我想……”那颗星星笑了笑,肖似天使的稚嫩面容使他看起来乖巧无比。

“请给我一座蓝宝石矿吧。” 

07

整件事情最奇怪的地方——Crowley再次和天使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想——莫过于为什么星星可以成精。

而且为什么偏偏是这一颗?

诚然,他是想着小天使造的这颗星。可难保他创造上一颗星的时候脑子里想的不是米迦勒或者加百列,它们怎么就不成精?

他稍微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立刻抖掉了一身鸡皮疙瘩,决定再也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

毕竟上帝无所不能。

Crowley没有再梦到星星。但他知道,如果能再在梦境中见到那颗星星的话,他一定能抓住它。

就像Aziraphale抓住他的手一样。 

08

上(zuo)帝(zhe):计划通√


【后妈茶话会英文填词:哥哥们的抱怨】

*“劳碌命哥哥幼稚鬼弟弟神经病姐妹”这个配置是注定家门不幸吗?

*有关于Holmes兄妹,Dumbledore兄妹和Asgard姐弟,当然主要槽的是弟弟。有奇怪的东西乱入。

*座次安排:C位继母=优雅端庄社会名流=麦哥(背后灵Anthea和某不知名特工);左侧葛朵=浑身是戏塔楼巫师=老邓(中年);右侧王后=力量选手正统王室=锤哥

*努力了,但还是不押韵。也不是不能唱。其实真的是沙雕向啦……

*感谢好友小方/玄素的校对。

麦哥(念白)
During all of these years I worked for the queen
在我为女王工作的这些年里

I occupy a minor position in the British Government
我在英国政府官居末职

With a brother who is agonizing a lot
有个令人头疼无比的兄弟

I must clean up his mess all day and all night
我必须没日没夜地给他收拾烂摊子

More terrible things to go
还有更糟糕的事

My sister took to her heels
我妹妹逃之夭夭

From the carefully worked out jail for her unknown goal
为她不为人知的目标从严密的监狱中脱出

Gave my brother a gun, forced him to make a choice
给我弟弟一把枪,让他做道选择题

Shooting me or his friend that was a great issue
射杀我还是他朋友真是个好问题

Would he be a little reliable?
他能靠谱点吗?

No! He turned the gunpoint back and tried to kill himself
不可能!他调转枪口想要自杀

And he upsets our Mum!
他让妈妈担心!

Athena(念白)
He was smoking
他抽烟

特工(念白)
He was drugging
他吸毒

Anthea(念白)
He was talking to the skull!
他和骷髅说话!

麦哥(念白)
He could be very dangerous, so he must be under the watch
他可能很危险,所以必须被监视

I upgraded the surveillance status of him and his best friend
我提高他和他最好朋友的监控等级

Did it out of kindness, but I was pinned on the wall
我是出于好心,但是被按在了墙上

背后灵们(唱)
Oh boss, your heart's too big for you!
老板你心真大!

麦哥(唱)
I have golden fish around myself
我周围都是金鱼

(念白)
In fact, my siblings regard me as brother only when they're taking requests
其实,我的弟弟妹妹只有在提要求时才把我当哥哥看

(唱)
They are not so bad
他们并不那么糟糕

As I ever thought
像我一直认为的那样

But they still nearly drive me mad
但他们还是快把我弄疯了

Anthea(唱)
Unbridled!
肆无忌惮!

特工(唱)
Contraried!
桀骜不驯!

背后灵们(唱)
Childish too! And you are almost the same!
还很幼稚!而且你也差不多!

(Anthea:吐槽老板使我快乐。麦哥:?)

麦哥(唱)
I run off my feet everyday
我每天忙的不可开交

They won't do anything you say
他们一句也不会听你的

Maybe it sounds strange but
也许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是

I just want a home
我只是想要个家

Normal home!
正常的家!

(念白)
I ask you, is it a crime to concern about my family?
我问你,关心我的家庭有错吗?

(奇异博士:看见了吗?下面这个才叫wizard)
老邓(念白)
Oh no, my family has been so different from others' since something happened to my...
哦不,我的家庭已经与别家不同,自从发生了一些……

Difficult to say.
很难说起。

When I was really young
当我还年轻的时候

Something started going wrong
事情就开始不对了

Can't say who or what caused all the awful things
不能说谁或者什么引发了这些糟心事

Maybe when I met the fated one who was destined
也许当我遇见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Maybe earlier than that could date to my childhood
也许比那更早能追溯到我童年时

My sister died so young in large part because of me
我妹妹少年夭折很大程度是因为我

So my brother punched me in my face and broke my nose
所以我弟弟照脸捶我还打断了我的鼻梁

Years went by, OH!
多年之后,哦!

My brother and I, our relation didn't improve and migt be even worse
我跟我弟弟,我们的关系没有好转甚至更差

I admit that "the greater good" was wrong
我承认“更伟大的利益”是错的

But his temper!
但是他的脾气!

Teaching made me feel better
教书会让我好受一点

Cultivate them, care for them, like I was remedying
培养他们关爱他们,就像我在弥补

The Ministry of Magic found fault with me from time to time
魔法部还三五不时找我的茬

(唱)
I only have myself to blame!
我只能怪自己!

But the magic can't turn back the time
但是魔法也不能使时光倒流

(锤哥:那是你不认识奇异博士)

So return to change what I have done
回到过去改变我做的事吧

Or there's one gain and it's only none
不然唯一结局就是一无所有

锤哥(唱)
Take it easy
放平心态

麦哥(唱)
And worry less
少操点心

齐唱
Or we will die too young
不然我们肯定猝死

锤哥(唱)
We may once made some mistakes
我们可能曾经犯过错

麦哥(唱)
But there's no doubt I love them all
但毫无疑问我还爱他们

老邓(唱)
Maybe it sounds strange but
也许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是

齐唱
We just want a home
我只是想要个家

Normal home!
正常的家!

老邓(念白)
Ugh! If I could focus more on my families
唉!要是我能多关注家人一点

Perhaps I don't need to sit here or contain now!
或许我就不用坐在这抱怨了!

锤哥(念白)
I tried to get along with my siblings all the way
我一直努力跟兄弟姐妹搞好关系

But I failed
但我失败了

They both wanted to seize the throne and rule the kingdom
他们都想抢夺王位统治王国

But as the rightly heir I didn't care the throne anyway
但作为正统继承人我根本不在意王位

My brother stabbed my kidney with daggers again
我弟弟又一次用匕首捅了我的肾

And my sister broke up my hammer and blinded my right eye
我姐姐捏碎了我锤子还弄瞎了我右眼

She was crazy. She liked destroy.
她疯狂,她毁灭

She's the godness of death
她是死亡女神

So I killed her with a fire with my brother's help
所以我在弟弟帮助下一把火烧死了她

I was busy with saving the whole world and the universe
我忙着拯救整个世界和宇宙

There were always family affairs which delayed my great work
总有家事耽误我伟大工作

(众人:你正经工作不就是继承王位吗?)

Love?! Do we have that experience?!
爱?!我们有过这种经验吗?!

Can I guess what they think? NO!
我能猜到他们想什么吗?不!

Neither do my avenger friends
我的复仇者朋友们也不能

I went to the dwarf to get my weapon and you know what they say
我到矮人那去拿武器,你知道他们怎么评价吗

“I'm the close combat one and just want Battle Fury”
“我是近战我就是要出狂战斧”

(唱)
Fucking things never stop coming to me
该死的事一件接一件

(美队:Language!)

麦哥起,齐唱
Just find a balance among we three
就在我们三个之间找个平衡

Our idea of a peaceful home
我们家庭和睦的想法

Is a wish difficult to achieve
是个难以实现的愿望

锤哥(唱)
Cheat
欺骗

麦哥(唱)
Rebellion
反叛

老邓(唱)
Obstinacy
固执

【此处为迎合音节效果,顺序有微调】

齐唱
Why can't they be more cute!
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可爱点!

Anthea(唱)
Satirize you
嘲讽你

特工(唱)
And fight against you
对抗你

麦哥(唱)
I want to break off this relation
我都想跟他们断绝关系

老邓(唱)
But you cannot do that
但是你不可能那么做

锤哥(唱)
Learn to get used to it
学着习惯就是了

齐唱
We just want a home
我只是想要个家

Normal home!
正常的家!